从希斯-莱杰看去 娱乐圈患抑郁症的明星们(图)

历史总是会惊人地重演。演艺圈五光十色的背后,是不为人知的心酸与压力。面对抑郁症,不同性格的人又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。但是谁,会是下一个希斯·莱杰?会不会是因为产后抑郁已经癫狂到举止超乎寻常的小甜甜

抑郁症状:2004年,憨豆先生的《英国间谍约翰尼》受到了影评家的猛烈批评,他为此感到十分压抑,于是进入了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家心理放松治疗中心,接受了为期五周的心理治疗。之后他在英国自己的寓所里继续接受治疗,他也向媒体承认工作压力非常大。

抑郁症状:2006年7月,韩国当红电影明星李俊基在为其主演的影片《FlyDaddy》做宣传时亲口透露自己曾患过抑郁症的事实。他表示自己因拍摄《王的男人》一夜成名,背负起了巨大的压力,人们对自己过分的关注让他不敢出门,为了克服抑郁症,他试过独自在房间里高声呐喊,最后无法自控。

抑郁症状:因为拍摄《长恨歌》太入戏,郑秀文也患上了抑郁症,一直自困在跑马地寓所。有杂志记者连续96小时守候在她住处外,发现她不只足不出户,而且整天拉上全屋窗帘。而她惟一和外界联系的网站,也在去年12月1日关闭。大夏天偶尔出门还要穿上厚外套,举止十分失常。

抑郁症状:2004年因为将卖楼所得的一百多万港元现金投资期指,蚀了个精光,经济陷入困境,蓝洁瑛的精神状态也大受影响,一度称家中有鬼,行为十分疯狂。警方接警后将她用救护车送入医院,但入院后她又说医院里有更多的鬼在骚扰她。出院后的二天她又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,后来被香港的娱记封为“四大癫王”之一。

抑郁症:被传拍摄李少红最新悬疑惊悚片《门》而“走火入魔”,导致精神抑郁,精神状况出现不稳定的征兆。后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,陈坤说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抑郁症,他是比较严重,需要吃药的那种。

抑郁症状:《永不瞑目》之后,各种好的坏的评论都有,就像一块石头一样,压得陆毅透不过气来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eilikun.com/,菲尼克斯太阳他说自己已经找不到以后的方向,于是把自己关在家里,天天打电玩、酗酒,不省人事的时候甚至还自残,拿烟缸砸自己的头,还在身上划了一道道的伤痕。陆毅说当时自己是麻木的,只有疼痛感,才能让他觉得一点点的清醒。

直到现在,希斯·莱杰的死因都没有办法确定。我们只知道他走的时候全身赤裸,房间里还发现了七种他生前购买的用于安眠和镇定的处方药。

人们开始先猜测他是吸毒,初次解剖的结果否定了这一因素。后来,大家又怀疑他其实不是自杀,只是药物服食过量。不过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吃药?答案只能是,他患上了抑郁症。然而在他生前,谁也没有想到去关注他有没有抑郁的症状。他从不说,也不像布兰妮那样有失常举动。他喜欢在家,和女儿在一起,他的邻居提到他的时候还说:他看起来就和平常一样开心,总是乐呵呵的,一点也不像那样(会自杀)的人。

希斯·莱杰来自阳光海岸澳洲,俊朗的外形和出色的演技,让他和自己的同乡妮可·基德曼一样,获得了在好莱坞大放异彩的机会。不过莱杰不满足于总是扮演俊朗外形的少年,他不断地寻求自己的突破,直到他遇到了华人导演李安。《断背山》中一举成名天下知,那个内向带点阴郁的牛仔,一下子改变了希斯·莱杰的戏路。从那以后,他开始频繁扮演一些内心阴郁的角色。这也埋下了他患抑郁症的祸根,他曾经说过自己没有什么表演技巧,最终所有的表演都来自本能。

值得一提的还有他的爱情,总是爱上比自己大的女人,身边也不乏女伴。遇上《断背山》中的威廉斯后,莱杰一度很快乐,说自己满足于普通的生活,每天起来做早餐,为一家人洗衣服,他爱两个人的女儿也胜过一切。可是自从去年9月与威廉斯分手后,莱杰就有严重的滥用药物问题。他几乎不能入睡,每天都在承受巨大的情绪波动,而女儿被带走也使他整个人简直就坠入了沮丧的深渊。

偏偏在这个时候,他又遇上了《新蝙蝠侠:黑骑士》中“小丑”的角色。这个曾经由好莱坞最伟大的演员扮演过的角色,对莱杰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莱杰自己为了演好“小丑”,还写了一本日记,每天记录下“小丑”的想法和感觉。他还从《发条橙》中汲取灵感,他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能吓到观众。那段时间,在采访中他说:“上周我每晚只能睡两小时,我无法停止思考。我的身体已经筋疲力尽了,但是我的脑子还在运转着。”他说,每天他都要吃两片“Ambien”安眠药,但是它只能在两个小时内见效。

终于他的努力换来了导演这样的评价:“他的小丑非常有独创性,让人非常害怕,极度的边缘化……给我们心中注入了很多原始的恐怖和惊慌。”而在此之前,莱杰刚刚在《身不在此》中扮演过吸毒时期的鲍勃·迪伦。

而莱杰死前在WJW霍士电视接受访问时说:“关于死,我感觉很好,因为我能通过女儿感到自己还活着。”

逝者如斯,我们能猜测的大抵是因为爱情、家庭和事业的多重打击,让莱杰患上了抑郁症,他不得不靠药物来帮助自己摆脱。不过直到他死后,喜欢他的影迷们宁愿相信他是因为误服了大量药物而离开,并不是因为承受不了压力,而最终选择自杀。

全世界的人都在问,布兰妮是不是疯了?布兰妮是不是要死了?似乎在回应大家的疑问,当问到对希斯·莱杰去世的感受时,她的回答是:“他仍然在这里。哦,是的,从来没有人真正死去,没有人。”

也许是成名太早,小甜甜仿佛完全没办法承受一夜而来的名气和富贵。当她发现清纯玉女装不下去了的时候——怎么会有人相信她说的,要把童贞留到结婚的那一天——她开始歇斯底里,一日日往“癫婆”的道路上进发。而没多久,因为“产后抑郁症”的作用,仿佛把布兰妮往“疯人院”里更推了一把。

生完两个儿子之后,布兰妮便与丈夫凯文分居,两个儿子的抚养权问题也成为争夺的焦点。因为布兰妮近两年来一直情绪失控,因此法庭判决抚养权归凯文,布兰妮只拥有探视权。痛失与两个儿子朝夕相处的机会,布兰妮越发疯癫起来,一面说要准备领养一对中国的双胞胎,一面又开始为自己筹备葬礼。

2008年刚一开年,布兰妮就干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——反锁自己与小儿子在浴室。当警方强行打开浴室门的时候,布兰妮才交出孩子,但是杰登被发现身上有淤痕,要跟布兰妮一同送院检查。经医生诊断,布兰妮没有饮酒或服用药物,只是精神失常,需留院观察72小时。但是在这期间,布兰妮的情绪十分不稳定,在房间里呼天喊地,而且还用力扯下身上的点滴吊针要求出院。最后,她还是偷偷溜走了,并且还与自己的新欢狗仔队男友Adnan逃到了拉斯维加斯。

其实布兰妮一点也不傻,正当全世界人都以为她一定是神经错乱的时候,布兰妮却利用自己的新闻性,赚取了大把的钞票。据美国一家杂志统计,布兰妮每年靠唱片和广告代言吸金约3.12亿元人民币;跟拍摄影师贩卖她的照片,创造了约3.1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;八卦杂志和网络一年靠她获利约5.76亿元人民币。谁说她形象负面,谁说她胖,就不可以挣钱了?

不过尽管布兰妮又吵又闹,精神头十足,美联社的娱乐总编杰西·华盛顿却公开承认他们已经在着手准备布兰妮的生平资料。其实也就是说,他们等着布兰妮死。杰西·华盛顿表示,布兰妮目前的生活确实一塌糊涂,尽管希望这份讣闻50年内都用不上,但万一布兰妮最近真的突然死呢?有备无患嘛。而布兰妮也不负众望,最近又传出她竟然准备把新任狗仔男友Adnan的名字列入遗嘱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